首頁  紅安概況    新聞中心  紅安視頻  經典紅安  招商引資  紅安黨建  文化旅游  專題網站
李先念
發布時間:2018-09-04 18:50    作者:.    來源:紅安網整理




李先念(1909年6月23日 --- 1992年6月21日 ),生于中國湖北黃安(今紅安),是偉大的無產階級革命家、政治家、軍事家,國家的卓越領導人。他的一生,是光輝的戰斗的一生。他在66年的革命歲月中,為中國人民的解放事業,為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事業,建立了不可磨滅的功勛,作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,贏得了全黨全軍全國各族人民的崇敬和愛戴。

為實現“川陜甘計劃”,策應中央紅軍北上,1935年3月28日,紅四方面軍發起強渡嘉陵江戰役,開始了大規模的戰略轉移——長征。長征途中,李先念受徐向前的命令,率部迎接黨中央和紅一方面軍,實現懋功會師;堅決維護黨和紅軍的團結,積極支持朱德、劉伯承、徐向前等反對和抵制張國燾的分裂主義;率西路軍余部翻越祁連山,深入冰天雪地、杳無人蹤的原始森林,繼而穿越被稱為“死亡之海”的茫茫戈壁,經歷了極其艱難而曲折的斗爭。

毛澤東稱李先念:果真英雄少年

1935年14日,毛澤東、朱德率領軍委縱隊翻過夾金山,到達達維鎮,與專程前來迎接中央紅軍的紅四方面軍第9軍25師勝利會師。會師的喜訊,很快傳遍了一、四方面軍的機關、連隊和川西北的縣城,夾金山下沸騰了。

6月16日,毛澤東等中央領導同志在一座法式建筑的天主教堂內,會見了紅三十軍政委李先念。

毛澤東那有力的大手緊緊握住李先念的手,上下打量,連聲說道:“名不虛傳,果真英雄少年!”



李先念第一次見到毛澤東等中央領導,顯得十分激動。

毛澤東代表黨中央和中央紅軍,對四方面軍全體指戰員表示親切的慰問,同時充分肯定四方面軍的成績,給予了很高評價。他說,過去兩支紅軍獨立作戰,力量分散,現在好了,兩支力量合在一起,我們的力量就更大了。

隨后,毛澤東打開桌上的軍用地圖,邊看邊問,岷(江)嘉(陵江)地區的氣候怎樣?地理條件如何?人民目前的生活狀況?毛澤東以十分親切的目光望著李先念,期待著回答。

李先念如數家珍:岷、嘉兩江之間地區,山間平壩子多,物產豐富,人煙稠密,居民以漢族為主,也有羌族和藏族,部隊的給養與兵源估計都不成問題。從戰略地位上看,東連川陜老根據地,北靠陜甘,南接成都平原,可攻可守,可進可退,回旋余地大。紅軍如果進入這一地區,有了立足之地,可以休整補充,恢復體力,再圖發 展。趁現在茂縣、北川還在我軍控制之下,可以打回去,否則,再打過岷江就難了。

毛澤東聽得很投入,連連點頭,表示贊同。

李先念補充道:“我們來懋功的路上,人煙稀少,只看到少數藏族牧民,籌糧很難,大部隊久駐無法解決給養。大小金川和邛崍山脈一帶,高山連綿,谷深流急,大部隊很難運動,不容易生根立腳。向西北去條件更差。依我看,無論從地理條件、群眾基礎,還是紅軍急需休整的實際情況和發展前途看,兩軍會師后應向東北方向,首先是向岷、嘉地區發展比較有利。”李先念毫無保留地發表自己的看法。

“好!說得好,很有見解,真知灼見呀!”毛澤東對李先念大加贊許。

1984年6月15日,時任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主席的李先念對哈里森?索爾茲伯里講當年的情形:“我們到后,他們(指紅一方面軍)跟著就到了,沒想到他們來得這么快。盡管我們做了很大努力,也只給他們補充了一千多人。確切地說,做得太不夠了。”



李先念回憶:

徐向前發脾氣說“哪有紅軍打紅軍的道理”

1935年8月31日,李先念率紅三十軍攻占包座。9月1日,徐向前、陳昌浩、毛澤東當即致電朱德、張國燾,催促正在阿壩的左路軍向右路軍靠攏。同時,徐向前、陳昌浩還令紅四軍派一個團,準備帶上馬匹、牦牛、糧食,穿越草地去迎接左路軍。

但左路軍撤離阿壩,剛進入草地,張國燾便借口噶曲河漲水,不能徒涉和架橋,令部隊分三天返回阿壩。并致電中央反對北上,稱:“再北進,不但時機已失,且恐多阻礙。”“右路軍即乘勝回擊松潘敵,左路備糧后亦向松潘進。”這樣,紅軍是北上還是南下的分歧,便開始明朗化。

為爭取左路軍北上,中央和徐向前、陳昌浩多次致電張國燾,陳說利害,但張國燾置若罔聞,一意孤行,堅持南下。



黨中央為了貫徹既定的戰略方針,于9月9日連夜行動,率領第一、第三軍先行北上。次日凌晨有人來報告,徐向前、陳昌浩才知道。李先念在包座接到指揮部的緊急電話,讓他火速來巴西。李先念后來回憶說:“我去后,看到大家的臉色很難看,氣氛很陰沉,好像太陽都無光了,人都發呆。陳昌浩對我說,一方面軍連夜走了,我也傻了眼。當時有人打電話請示追不追?陳昌浩接到電話,就問徐帥,徐帥發了脾氣,說哪有紅軍打紅軍的道理,誰要追擊就槍斃誰!當時,就是我和徐、陳、李特四個人在指揮室里。”第一次遇上如此重大的事件,而且來得如此突然,李先念毫無思想準備,心情異常沉重。

9月下旬,李先念、程世才率紅三十軍撤離包座,抵巴西、班佑會同總指揮部等再次穿越草地。進入草地后的一天,徐向前同李先念坐在個小山包上邊休息邊抽煙,徐向前忽然冒出一句:“我就不明白,紅軍和紅軍鬧個什么勁!一個北上,一個南下,究竟哪個正確,我也搞不清楚!”李先念說:“總指揮,我們還是講團結,維持現在的局面吧!”徐向前和李先念的心是相通的,都對張國燾反對北上,命令南下不滿。

右路軍第二次穿越草地,又犧牲了不少指戰員,兵力損失近四分之一,紅三十軍由八個團變成了六個團。抵毛兒蓋略事休整后,翻越打鼓山、夢筆山兩座雪山,于9月下旬抵黨壩、松崗地區,與左路軍會合。



10月5日,張國燾在卓木碉召開高級干部會議,公開打出分裂的旗幟,另立中央。朱德、劉伯承、徐向前、李先念等均進行了堅決而靈活的抵制和斗爭。會后徐向前向張國燾表示,不贊成另立中央的作法。他說:“黨內有分歧,誰是誰非,可以慢慢地說,總會說通的。把中央罵得一錢不值,開除這個,通緝那個,只能使親者痛、仇者快,即使中央有些作法欠妥,我們也不能這樣搞。現在弄出兩個中央,如被敵人知道有什么好處嘛!”此后,他借口“頭痛”,極少出席張國燾召開的會議。李先念也曾明確向徐向前、陳昌浩表示:“我們現在有黨中央,為什么還另立中央?一國不能有二主嘛!”張國燾分裂主義不得黨心,不得軍心。在黨中央耐心說服教育下,在朱德、劉伯承、徐向前等人的堅持斗爭下,張國燾最終被迫取消另立的中央,并同意北上。

徐向前稱李先念:臨危受命 處變不驚

1936年10月,紅四方面軍一部奉中共中央和軍委的命令西渡黃河,執行寧夏戰役計劃。不久,改稱西路軍,挺進河西走廊,按照中央及軍委的戰略部署,創建河西根據地,并伺機打通國際路線。在以后四個多月的時間里,西路軍廣大指戰員在陳昌浩、徐向前等領導下,以大無畏的革命英雄氣慨,忍饑熬寒,披堅執銳,慷慨悲歌,喋血沙場,與數倍于己的優勢敵軍殊死拼搏,先后殲敵2.5萬余人,有力策應了河東紅軍和友軍的戰略行動。但是,最后終因眾寡懸殊、疲兵屢戰、彈盡糧絕而慘遭失敗。

1937年3月7日,敵集中五個旅以上的兵力,采取集團沖擊方式,向西路軍陣地發起猛烈進攻。李先念、程世才率部迎戰。紅八十八師首當其沖,激戰一天,指戰員們打退了敵人的多次進攻,陣地巍然屹立。師長熊厚發左臂被打斷,仍一直堅持指揮戰斗。9日晚,敵以數團兵力發起強攻,占領了南流溝、西流溝中間地帶,不僅將紅三十軍與紅九軍的陣地隔斷,而且將程世才、熊厚發率領的紅第二六八團包圍,情勢極為險惡。李先念得知情況后,從自己激戰的陣地抽出一個營,在敵后發起進攻,接應程世才他們。在李先念派兵接應下,第二六八團的指戰員,狂飚般地撲向敵陣,沖破敵兩道防線,終于突出重圍。



進入祁連山的梨園口,紅三十軍又面臨了一次生與死的挑戰。為掩護李先念率紅三十軍展開戰斗,徐向前令前衛紅九軍搶占山口兩側的制高點,進行阻擊。在軍政治委員陳海松的指揮下,紅九軍近千名指戰員面對潮水般一波又一波沖擊的敵人,毫無懼色,用刺刀、用大刀、用槍托、用石頭,與敵殊死搏斗……不到半日,紅九軍近千名指戰員幾乎全部壯烈犧牲。接著敵人一齊壓向紅三十軍陣地,為了徐向前和總指揮部機關的安全,李先念、程世才各率一部兵力,猛烈阻擊馬匪,激戰終日后連夜向康龍寺轉移,天亮后至石窩山前一帶。

剛到石窩,馬匪幾個旅的追兵又接踵而至,西路軍有被敵騎兵分割圍殲的危險。李先念、程世才見此情景,心急如焚,命令部隊火速控制高地,以第二六七團為右翼,第二六五團為左翼,第二六三團為正面,第二六八團為預備隊,堅決頂住馬匪軍的進攻,掩護徐向前和總部機關上山。紅三十軍與敵激戰大半天,多次擊退敵人的沖鋒。黃昏前敵發起最后猛攻,部隊實在無力抵抗下去。首先是第二六七團受到嚴重損失,接著第二六三團和第二六五團的陣地也被敵突破,無奈之下,李先念準備拼死一搏,后被指戰員強行撤下陣地。



當晚,在石窩山上陳昌浩主持召開了師以上干部會議。等徐向前、李先念、程世才等從戰地趕來時,會議已經開始,部隊吃了前所未有的大敗仗,幾乎全軍覆沒,大家沉痛萬分,心如刀絞,難過得說不出話來。陳昌浩含著熱淚宣布了軍政委員會的決定:一由徐向前、陳昌浩離隊回陜北,向黨中央匯報情況。二由李卓然、李先念、李特、曾傳六、王樹聲、程世才、黃超、熊國炳八人組成西路軍工作委員會,李先念統一軍事指揮,李卓然負責政治領導。

事后李先念回憶說:“當時要把西路軍剩下的3000余人,交我統一指揮,我心中無底,所以非常希望徐帥能夠留下。但組織上已經作出決定,也很難改變了。當天我們送了徐向前、陳昌浩同志一程,就揮淚告別了。”

徐向前元帥在他《歷史的回顧》一書中對此作了高度評價:“李先念同志受命于危難時刻,處變不驚,為黨保存了一批戰斗骨干,這是很了不起的。”


 



版權為 紅安網 www.jqvodi.live 鄂ICP備08007828號 所有 未經同意不得復制或鏡像
主辦: 中共紅安縣委 紅安縣人民政府 承辦:紅安縣融媒體中心
新聞熱線:0713-5182570 E-mail:[email protected]
地址:湖北省紅安縣紅金龍大道廣播電視大樓 郵編:438400 
Copyright ? 2007-2018 redhongan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
鄂公網安備 42112202000030號
玩极速快3怎么投 重庆周边摆摊卖什么赚钱 云南11选5开奖号码号码 大富豪电玩城下载二维码 邮币卡电子盘怎么赚钱 今日排5推荐号码预测 抖音赚钱一百是真的吗 体育彩票大乐透开奖 山西十一选五开奖 大型正规棋牌游戏平台 编辑词条怎么赚钱 澳洲幸运8彩票 大乐透ac值计算公式在线 安徽11选5复式 中孚实业股票 吉林十一选五追号计划表 陕西11选5走势图电子版